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上周的某一个晚上,我们坐着一个如极速飞车般的小面,乌七嘛黑地摸到了嘉兴。在餐厅,旁边一桌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,该桌以中年男人为主,辅以少量青年男子,正在大声地聊天。其中一人喝道:想当初,叶海峰拖着拉杆箱来找我,请我给他加工包包……

这是麦包包的地盘。

因为亿邦要在成都做2010中国网上零售年会的关系,事关一些重要嘉宾的邀请,我们来到麦包包的时候,正好麦包包要搬新大楼了,搞了一个仪式,请来了诸多电商界的嘉宾。于是,在晚饭后的这个时刻,你在酒店大堂一转,基本就可以把麦包包的核心运营团队一网打尽了。我们站了几分钟,先后碰到了麦包包的两个副总裁,一个是偏向管理的方天雨,一个是从当当网来的COO邱玉栋。当然也少不了叶海峰。他看上去有些累,但手劲还挺大。

酒店里也无处不见这两家公司的影子。桌子上一本出身非常蹊跷的杂志,唤作《环球市场》,十篇有八篇能提到电子商务,而每提,都要提到麦包包和justyle。其中有句话给我留下来很深的印象,“justyle来到嘉兴,让嘉兴变成了世界的嘉兴。”

麦包包搬到了新楼,旧楼也没有闲着,被原来楼下的justyle收了。次日一大早,我们就找justyle的徐群,穿过一条狭窄的、散发着主机热气的走道,他的办公室缩在整个办公区的最底端,这好像是整个办公区唯一的一个独立办公室。

办公室里塞满了人,桌子上摆了三双鞋。一双尖头皮鞋,一双UGG模样的雪地靴,另一双没留下什么印象的鞋。徐群正在跟三四个人热火朝天的讨论,穿着日版的小西服,裤线笔直,尖头皮鞋,不出三句话,他就炫耀起他的行头:这个都是意大利名牌的加工厂做的,质量绝对一流,看,看……

到麦包包和justyle一趟,从他们俩身上,发现几个有意思的点。

1 自有品牌的电子商务更受认可

麦包包刚完成第二轮约1500万美元的投资,justyle的第二轮融资进展也比较顺利,而从数据上看,justyle从5月份开始增长速度提高很快。在嘉兴也见到Masa maso孙弘,他的发展一直比较顺利。

整体而言,这些公司虽然都是电子商务公司,但实际上传统业的运营意味更浓,关注点首先还是在于自己产品上,至于是否电子商务,怎么说都行。

由于当当卓越京东红孩子等在百货类目的大规模杀入,使得想走百货路线的小平台的生存空间已经很小,这个规律在任何一个行业基本都适用。麦包包和justyle的好处有二,一是品牌是自己的,突破了线上线下、自建渠道还是代销渠道的局限,所有东西基本都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必看谁的脸色,尤其是定价权;二是资源资源投入可以保持一个方向,不用投入过多精力去应付不同品类、不同供应商等等,持续的正向投资,获取的积累和收获也值得期待。目前来看,这种模式的胜算最大。

2 管理瓶颈正趋明显

无论是麦包包还是justyle,目前由于规模扩张很快,对叶海峰和徐群这两位大侠来说,管理瓶颈开始逐渐显现。创业期企业的问题,往往集中在容易在多个方面触及瓶颈,比如,领导人的才智水平往往就代表了企业的才智水平。管一个品牌、几个人的团队,和多个品牌、多个价格水平的产品、多个团队,对制造业出身、成长神速、从创业期走向资本运作期的公司来说,挑战尤其明显。他们都比外界更早发现这些问题,但不代表这些问题可以轻易的解决。

3 地域优势如何保持

justyle是从上海搬到嘉兴的,原因在于在嘉兴它可以获得更多的扶持。在嘉兴,麦包包和justyle可以做到呼风唤雨,但在很多问题问题上,也面临发展瓶颈。留在嘉兴,好处是当地政府扶持大,品牌影响力大,员工相对稳定。但随着公司壮大,当地资源是否还能够支持这个品牌,尤其是人才方面,是个难题。麦包包已经开始从跨国公司挖人,比如来自coach的高管,且不论融合是否顺利,光局部的改善并不能从根本上保证每条线的发展速度。如果留在嘉兴,这些方面都受局限;如果离开嘉兴,是否获得如嘉兴般的扶持,很难预料。

4 如何应付资本的压力

B2C现在最大的纠结之一,就在于如何与资本保持关系。不拿投资,发展节奏慢;拿了投资,等于用将来的钱来催熟现在的苗儿,现在是为增速,将来是否健康,很难讲。对行业来说,大资金的进入,提高了整个行业的薪资水平、运营成本,这又使得后来者的日子更难。而随着一些十年老店逐渐上市,传统零售业通过资本运作手段进入电子商务,使得中小型的独立B2C的压力倍增,简直是进退不得。

不是研究,只是记录,供大家参考。


上一篇: 写在方正PC消失之前
下一篇:中兴通讯:到了该理直气壮做老大的时候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